Your order

Close basket

Subtotals

Detroit Swindle in the studio

Detroit Swindle

十二月 20, 2016

阿姆斯特丹“骗局”——Detroit Swindle

阿姆斯特丹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城市,各种各样的音乐活动则是这种活力的核心元素之一。因此,双人组合Detroit Swindle(底特律骗局)能够以地下乐队的身份,在这个电子音乐之都脱颖而出,也就不足为奇了。在短短四年时间里,他们凭借自身的天赋和努力一跃成为浩室音乐界最受追捧的DJ与现场表演乐队之一。每个周末,他们都要前往世界各地的顶级俱乐部进行演出,而我们则有幸在两人的家乡对其进行了采访,并受邀参观了他们的录音室。近几年,许多杰出的浩室音乐作品都诞生于此。

爱上音乐,认真对待!

也许您还不太了解这个来自荷兰的双人组合,那么就让我们来简单介绍一下。组合的两位成员分别是Lars Dales和Maarten Smeets。虽然他们并不是从小一起长大,而且直到2012年才发行首张EP专辑《Starvin’》,但他们都深爱着摩城唱片时代的复古音乐,以及放克、嘻哈、爵士等音乐,并从中汲取创作的灵感。自从发行首张专辑以来,他们就一直共同制作黑胶唱片,以及用于现场表演的混音作品。

首先,让我们来进一步了解这个双人组合在音乐方面的相关背景。“我当了很长时间的DJ,也会用Reason、Hammerhead等软件制作音乐,大部分是碎拍。不过,在组建Detroit Swindle之前,我没有发行过任何音乐作品。”Lars说道,“刚开始当DJ时,我主要放一些嘻哈音乐——全都是黑胶唱片。九十年代的嘻哈时代,让我至今仍迷恋不已。诚然,当代也有一些非常伟大的嘻哈音乐制作人,像Kendrick Lamar和Danger Mouse (编辑注:本名为Brian Joseph Burton),但我希望能更深入地挖掘和了解这种神秘的声音和取样究竟出自哪里。于是,我逐渐了解了魅力十足的迪斯科乐、灵魂乐与放克音乐。”

Detroit Swindle  in the studio

“我是听着摩城唱片长大的,而且至今依然深爱着那个时代的音乐。”

Maarten Smeets, Detroit Swindle

“一开始,我在高中乐队里担任鼓手。虽然我们的乐队表现并不突出,不过这段经历却非常有趣。”Maarten补充道,“此外,因为我父亲是Otis Redding的头号粉丝。因此,我基本上是听着摩城唱片长大的,而且至今依然深爱着那个时代的音乐。不过现在,我更喜欢去研究和探索那个时代比较罕为人知的音乐作品。我会大量研读,寻找那些在六七十年代仅发布过几首作品就倒闭了的小型电音品牌。我喜欢挖掘这些鲜为人知,但又渗透着某种特定音乐氛围的小众作品。可能,这种“传统”的音乐背景并不能说明我学到了和弦、和声以及音阶方面的知识或理论。的确,我只是略知皮毛。大部分时间,我们都是没有章法地尝试和探索,寻找到最合适的和声,感到满意了就停下来。”

您知道录音大师Roman Flügel吗?他也是从学校乐队的鼓手开始,踏上音乐之路的。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内容...

 

到目前为止,你们的发展一帆风顺,之前有没有想过成为专业的电音制作人,或以此为目标?

“不,我没有这么想过。”Maarten说道,“实际上,我从未有过真正具体的梦想。大部分时间,我只是享受当下正在做的事情。不过,我非常享受目前的状态,因此也可以说是梦想成真了吧。每天都能够沉浸在自己喜欢的音乐中,真的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感受——我很满足。”

“我一直都非常喜欢音乐,并且出生于一个音乐之家,但我没有足够的耐心,学习如何弹奏一件乐器。”Lars补充道,“因此,我很早就喜欢上了DJ,并在20岁左右成为了一名职业DJ。我没有提前计划好,只是自然而然地爱上了这一切。”

 

“当我们发现,我们正在为了调整而调整时,那么作品就完成了。还有,截止日期也可以帮助我们做出决定!”

Lars Dales, Detroit Swindle

关于前面的问题,我们还向Lars和Maarten了解,他们有没有在某个时刻觉得Detroit Swindle不再是两人的业余爱好,而是需要双方全身心地投入。

“最初,我是一名广告创意人员,每周工作三天,假期则和Lars一起进行巡演。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应该冒险一搏,成为一名全职的音乐人。”

Lars的经历也非常相似:“正如前面所说,我当了很多年DJ,最终因为那时的音乐市场对这个职业心生厌倦。因此,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也是冒险一搏,全身心地投入到音乐制作中。我给了自己两年的时间进行尝试。我想着,如果最终这条路走不通,我还可以做回全职DJ。”

Detroit Swindle  in the studio

“离开你的舒适圈。尝试更多的东西,探索不同的道路,勇于挑战自我。只要你觉得适合,那就是正确的选择。”

Lars Dales, Detroit Swindle

灵感

如今,你们成立了Detroit Swindle,并取得了巨大成功,那你们如何保持音乐灵感?这些音乐灵感又如何付诸实践呢?

“灵感随时随地都可以产生。” Maarten说道。“有时候,我们在聆听音乐的过程中,会发现某个片段或某个乐段听起来非常有趣。这时候,我们就会思考,如果我们对其进行取样、切割或者适当微调,会得到什么结果。当然,还可以采用更加实用的方法。例如,如果你发现某段空白音轨,它非常容易采样,你就可以在上面进行各种音乐元素的堆叠,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作品。”

“此外,不同的环境和场合也能激发我们的音乐灵感。”Lars继续说道,“比如,在旅行途中,我们非常容易产生灵感。这时候,我们会在飞机上或机场休息室等地方,利用笔记本电脑和听筒记录一些基本的想法。回到录音室后,我们就可以对这些想法进行深度处理。说到录音室,我也喜欢有一个可以放松的环境——待在一个非常舒适的地方,也能激发我的灵感。”

Detroit Swindle in the studio room

创意

说到录音室工作,我们想知道,Detroit Swindle在录音室里的一天通常是怎样的。

“基本上都是先喝一杯咖啡,然后打开录音设备。”Maarten说道,“当然,并不是每天都这样。有时候,我们会将制作了一段时间的作品收尾;而有时候,我们则需要从头构思全新的想法和概念。Lars补充道:“有时候,我们也会体力不支,达到生理上的极限。我们不是乐器演奏家,但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音乐。如果我们想要一段独奏之类的乐段,那我们会邀请在现场表演时合作的键盘手来演奏。”

那么,一旦开始音乐创作的过程,你们接下来对各种音乐元素如何进行取舍?是借助科学方法或技术途径,还是更多地基于你们的情绪和某种直觉?

Lars说道:“这正是我俩性格上的不同之处,也许正因如此,我们才能达到完美的互补。Maarten更讲究频率,他会说我们需要在这个或那个频段加入某些东西,而我的创作方法则更加抽象。”

Maarten进一步解释道:“我们也尝试关注基本的想法或概念。我们还与混音师合作过,不过现在,我们自己承担混音工作。虽然我们还不是混音方面的专家,但我们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声音,并且可以朝着那个方向努力。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的想法很出色,那我们可以通过混音将想法变成优秀的作品;但如果我们的想法很糟糕,我们也可以对各种音乐元素进行混音,但即便是出色的混音也无法打造出伟大的作品。有时候,我们还会投入大量时间,故意让它听上去像是没有处理好的混音作品,因为这样可能反而最吻合我们最初的想法。我不确定这是否科学,不过绝对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做出的理性判断。”

我们还想知道Lars和Maarten如何做出最终的决定,宣布:“新作品完成了!”Lars透露,新作品是否完成取决于两个因素。通常,其中一个因素更为关键。

“当我们发现,我们正在为了调整而调整时,那么我们通常认为新作品就完成了。还有,有时候截止日期也可以帮助我们做出这个决定!”

 

 

说到创意,我们在采访时,Detroit Swindle刚好在进行即兴创作。

“如果我们的想法很有创意,那我们可以通过混音将想法转化成出色的作品;但如果我们的想法很糟糕,我们也可以对各种音乐元素进行混音,但即便是出色的混音也无法打造出伟大的作品。”

Maarten Smeets, Detroit Swindle

动力

当你们频繁地发布作品,并在世界各地用自己的音乐进行DJ表演时,你们如何保持创作的动力?

“我坚信,我们至今还未做出最好的作品。”Maarten说道。“我同意。我们从浩室音乐开始,一直在不断地探索音乐。我们为自己现有的作品感到自豪,但我们也认为自己可以制作出更加优秀的作品,并且始终努力前进,尝试在作品中融入更多的音乐元素。例如,我们在作品中所用的声音。最初,我们只使用笔记本电脑、软件和控制器,但这么多年来,我们购买了许多硬件设备,并且发现利用这些工具来创造作品,会更加有趣。以前,当我们有某种新的想法时,会尝试用电脑来实现这种想法;但现在,我们更偏向于先用硬件合成器合成,再以此寻找灵感。接着,我们就会产生一些创意,而且通常是前所未有的创意。所有这些——知道我们的音乐旅程还在继续——是我们的动力之一。”Lars补充道。

Detroit Swindle is playing music in the studio

技术与设备

录音技术日新月异,我们希望了解,这些年技术的发展对Lars和Maarten的工作方式产生了哪些影响。

“一开始,我们使用的是Ableton Live软件的早期版本,因此取样过程非常方便。”Maarten说道。我们有时候会开玩笑地说,我们应该早生15年左右,就能亲眼见证浩室音乐蓬勃发展的整个过程,但如果这样,我们就无法用现在的各种工具进行音乐创作了。由此可见,对于我们来说,技术真的非常重要。不过,技术有时候也让人非常沮丧。因为要使用这么多工具,需要将它们进行整合——而且,MIDI同步真的很难搞!”

 

对于录音室大师Axel Boman来说,Ableton Live也是非常重要的工具。点击此处,了解更多内容...

 

“出色的监听系统可以消除某些界限,让我们的创意更加自由地驰骋。”

Maarten Smeets, Detroit Swindle

你们怎么看待监听设备?对于Detroit Swindle来说,什么是出色的监听设备?

“出色的监听设备应该能够呈现真实、中性的声音。”Lars说道,“过去,我们所使用的各种监听设备都存在轻微的音染,不过不同的设备,产生音染的方式各不相同。于是就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把母带寄出去准备发布,想着万事大吉了,结果当我们在某家俱乐部听到自己的作品时,我们的反应是‘什么?!那些中频是哪里来的,又或者,高音都去哪里了?’我们购置的监听设备越好,做出来的混音就越好,我们就能从最终的混音作品中听出更多的细节。”

Maarten进一步解释道:“而且,当我们没有灵感时,我们需要借助监听设备的力量去感受音乐,体会音乐所营造的氛围。我的意思是,我们制作的音乐是在俱乐部里播放的。因此,我想强调的是,如果我们有一套出色的监听系统,我们可以把音量调高,同时还不用担心会影响音质(主要是失真),从而营造出俱乐部那种热情高涨的氛围,这样我们自然而然就会进行更多的尝试。出色的监听系统可以消除某些界限,让我们的创意更加自由地驰骋。不过,话虽如此,一旦进入混音阶段,我们通常会把音量调得很低,这时候我们需要原音重现依然保持精准,这一点非常重要。例如,我们经常使用的老把戏,是将音量一直降到几乎听不到的程度,这样就能立即分辨出混音中有哪些部分能够“坚持到底”。

 

请点击此处,进一步了解丹拿LYD系列专业监听扬声器系列...

 

你们怎么看待硬件合成器?你们的第一台硬件合成器是什么?如今,你们最心仪的硬件合成器是哪几款?

“我的第一台硬件合成器是Dave Smith Mopho单声道低音线合成器。”Maarten说道,“不过,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缺乏驾驭这款合成器的专业知识,无法物尽其用。于是,我们将它闲置了一段时间,直到学习了更多的合成器知识,我们才又重新使用它。如今,我们在现场表演中用这款合成器作为大部分曲目的低音合成。上手以后,我们很快又购置了Korg Mono/Poly合成器。另外,Crumar Performer也非常出色。这款合成器的功能不是非常全面,但它对弦乐和铜管乐却非常有用。”

Lars又补充了两款合成器——一款“虐恋”与一款“真爱”:“对于我们来说,Moog Voyager是一场“虐恋”,一开始用就坏了好几次。但如果要选出一款我们的“真爱”,那就非新版Prophet莫属了。它的音质太棒了,又厚实又温暖!"

Studio equipment

建议与技巧

采访临近尾声时,我们请Lars和Maarten为新一代电子音乐家们提供一些建议与技巧。

Maaten认为,我们应该牢记一件事,那就是:“保持真实”。

Lars进一步解释道:“是的,尽量不要因为你的音乐创作符合当前的潮流,就洋洋自得。多尝试,多探索,勇于挑战自我。要记住:只要你觉得适合,那就是正确的选择。如今很多人都急功近利地追逐潮流,认为必须使用那些复古的设备,花费数千欧元购置一台909(编辑注:Roland TR-909鼓机)。但实际上,我们有些最出色的作品,都是用笔记本电脑完成的。所以,制作音乐的方式,远远不止一种。重要的是,要保持原创性,不要一味模仿。”

听完Lars的评论,Maarten又与我们分享了一些建议:“设备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最终实现音乐创作的还是我们自身。如果我们需要借助某种硬件设备,才能实现我们的想法,那没问题。如果我们只用笔记本电脑和软件,就能实现这种想法,那也很好。但不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做到一件事:确保将自己所用的所有设备通过某种方式整合起来。这样,我们在实现自身想法时,才不会被技术方面的问题弄得焦头烂额。花时间将你的设备灵活地安装好,这样当你有灵感时,就不需要停下来连接设备或更换电缆了。尽一切可能,确保你的创作一气呵成,不被打断!”

“尽一切可能,确保你的创作一气呵成,不被打断!”

Maarten Smeets, Detroit Swindle

最后,鉴于Maarten和Lars已经创立了自己的电音品牌,我们希望他们就如何进入电子音乐市场提供一些建议。

“在如今的数字化时代,建立一各品牌非常容易。只要制作一首歌曲,在Beatport上建立销售渠道,你就可以摇身一变,成为一名成功发布作品,并拥有独立品牌的艺术家。不过,事实上,这不会带给你任何东西。”Maaten说道,“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管理每天收到的试样唱片,而且只需要为我们非常认可的艺术家建立音乐简介与作品库。”

Lars继续说道:“是的,不过这也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因为现在音乐制作非常简单,我们收到的很多作品都太过平庸。我认为,需要提高音乐制作的门槛。就因为现在的门槛太低,有些出色的作品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就淹没在了铺天盖地的新作品中。所以,不要轻易从事音乐制作,除非你真的非常明确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自己想要的作品是什么样的。”

Maaten也同意这一点,并且强调了品牌所有者应该肩负的重任:“我们的责任就是推出好的音乐作品!人们之所以关注某家电音品牌,唯一的原因就是在所有者的管理下,这家公司的作品非常出色,而这一点绝对不能等闲视之。”

最终,就电子音乐家如何建立自己的电音品牌,Lars给出了一条建议:“如果你是一个刚起步的艺术家,不要一开始就建立自己的品牌,而应该去了解那些现有的品牌,把自己的试样唱片寄给它们,从而了解自己到底有多独特,以及如何在音乐市场游刃有余。最终,当你成为一位功成名就的艺术家时,你才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电音品牌。”

Interview with Detroit Swindle

“如果你是一个刚起步的艺术家,不要一开始就建立自己的品牌。当你成为一位有点名气的艺术家时,你才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电音品牌。”

Lars Dales, Detroit Swindle

对于我们来说,通过本次采访,我们有机会与两位独特有趣的艺术家一起探讨音乐、声学,以及探索电音品牌与电子音乐的世界。如果您想深入了解Detroit Swindle的音乐作品,请登陆Soundcloud频道聆听Detroit Swindle最新上传的音乐作品。

Red Light Radio | Stevie Wonderland (2016年11月9日)。请尽情享受!